快乐屋洛丽塔
快乐屋洛丽塔

重生修仙我能变身任何人

轻小说 邪王真眼呀 -
变身,附身,夺舍,皮物,控制 最后编辑由 路过的喵喵

275章

曲合欢盘膝坐下,开始细细回味这次变故的前因后果。她不自觉地抚上这张与曲烟罗别无二致的新容颜,眼神中满是复杂的神情。

“这一切,还真是多亏了那傻丫头的舍身相救啊。”她轻声感叹,”若非她以身作为引子,我怎会突然就从沐星辰的意识中解脱,重新掌控这具娇躯呢?”

曲合欢喃喃自语,心中对徒儿曲烟罗百感交集。一方面是无尽的疼爱,毕竟她就像亲生女儿一般;另一方面又对她鲁莽的行为有些气恼。

“不过也好,至少让我彻底摆脱了那个男人的控制。”想到此处,曲合欢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”看来还是得先从那些年轻女弟子身上多吸收些元阴之力,好巩固这具肉身。”

她眼神阴冷了几分,旋即又舒缓开来,优雅起身离开了房间。

虽说此地人迹罕至,但偶尔还是能瞧见一些正在苦修的年轻女弟子。曲合欢嫣然一笑,温婉端庄地向她们走去,面上尽是和蔼可亲的神情。只是在她眼底,却隐隐透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肆虐之意。

“几位妹妹呀,你们也在这里修行吗?”曲合欢以温柔亲和的语气开口,语气就像一位真正的师姐般亲切。

那几个年轻女弟子本在专心苦修,闻声齐齐抬头,面露诧异之色。待看清来人后,更是连连露出惊艳的神情:

“这,这不是曲烟罗师姐吗?怎的模样…”

“好漂亮啊曲烟罗师姐!简直不像个人,分明就是仙子下凡啊!”

曲合欢闻言,唇角徐徐上扬,绽开一个温暖如春的笑容。只是在那笑意之下,却隐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危险气息。

“几位妹妹谬赞了。”

她款款走近几人,眼波流转间,一股莫名的媚力阵阵涌动,”不过倒是该好好谢谢你们这份心意了。”

说话间,曲合欢的身形已然来到最年轻那名女弟子跟前,妩媚的身段若无其事便靠了过去,香气便在这一刻疯狂溢散开来。

“小师妹何不也让师姐好好……谢谢你这份心意呢?”

曲合欢嫣然一笑,款款走到最年轻那名女弟子跟前。她妩媚的身段在不经意间已然靠了过去,氤氲的香气疯狂溢散开来,将那女孩迷得有些神魂恍惚。

“小师妹可曾听过一种修行秘法,叫做’双修’?”曲合欢媚眼如丝,柔声说着些暧昧不明的话语,”据说只要两人心意相通,便可借此传递功力,相互滋养元气…”

她说着,娇躯已然越靠越近,两人的脸颊几乎贴在一起。女弟子被她身上的醉人气息笼罩,下意识便有些迷离了神智。

“怎…怎么个双修法?”那女孩红着脸,难掩心中的疑惑。

“就是这样啊。”曲合欢轻笑一声,猝不及防,她捧起女孩的香腮,樱唇径直朝她印了过去!

这霸道的吻来势凶猛,蕴含着一股邪异的力量,在瞬间就顺利渗入那女孩体内。曲合欢贪婪地吮吸着她口中的元阴精华,丝丝甘霖入腹,源源不绝滋养着她这具曾饱受重创的娇躯。

“唔嗯…师姐…怎么回事…好奇怪的感觉…”

女弟子显然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挣扎起来。但在曲合欢强大力量的压制下,她很快就被镇压,连反抗的力气都渐渐没有了。

曲合欢微微睁开眼,冰冷的目光在那年轻的面容上逡巡,透出一股子狰狞可怖的神情。她丝毫不顾及女孩的反抗,继续用力吮吸着她的元阴,直到尽兴后才恋恋不舍地将她推开。

“哈啊…太美味了,简直就是沁人心脾的甘霖啊!”她舔了舔嘴角,陶醉地感叹着,身上顿时也恢复了几分生机。

余光扫去,只见那可怜的女弟子此时早已被吸得面无血色,虚弱无力地瘫倒在地,显然已被曲合欢生生掠夺了大半元阴。

“呵呵,别怪我啊,师姐我先得把身体养好了,才能好好教导你们嘛。”

曲合欢冷笑着,腆着下身,朝那女孩虚无的双眼微微一瞥。很快,她便移步到了下一个目标身边..

她的目光如同赤红的烈火,在每一个年轻俏丽的面容上逡巡、燃烧。她就像一头嗜血的猛兽,在这片林中兴致勃勃地穷追猎物,寻找下一个更加诱人鲜美的目标。

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这样……”

又一个年轻女弟子无助地瑟瑟发抖,曲合欢嘴角扬起一抹妖娆的冷笑,伸手搂住了她纤细的蛮腰,身上阵阵蛊香迷惑般地笼罩了过去。

“我是你的烟罗师姐,别怕……”曲合欢媚眼如丝,低声在女孩耳边低语,”让师姐来好好…疼爱你…”

她说着,樱唇已经逐渐逼近那女孩的香腮,双手更是熟门熟路地探入她的衣袍,肆意抚摸着她年轻娇嫩的肌体。

“师…师姐,不要这样…”

那女孩娇喘连连,显然被曲合欢身上迷蒙的香气所惑,整个人渐渐失去了反抗之力。“

曲合欢粗重的喘息声在女孩耳边回荡,带着一股狂野的占有欲和摧枯拉朽的力量。她俯下身去,樱唇在那娇嫩的肌肤上游走,贪婪吮吸着最甘美的人间馥香。

她的动作愈发放肆,整个人像是着了魔般疯狂索取。双手抚摸揉搓着那娇嫩的酥胸,樱唇则逐一留下殷红的印记,一路向下,直至最私密销魂的部位…

“啊…师姐…不要…那里…”女弟子的呻吟声越发娇媚撩人,身子却被曲合欢生生禁锢在怀中,根本无从反抗。

曲合欢置若罔闻,她只是殷切地亲吻着那处芳泽之地,甚至伸出柔软的小舌,一点一点地濡湿、打开那甜美的花径,尽情吮吸着最滋润的蜜露。

女弟子被她这等放浪的动作刺激得神魂颠倒,整个人如同坠入了情欲的深渊,任由曲合欢予取予求。很快,她便在这般旖旎缱绻中达到了顶峰,一股甘霖般的元阴精华自下体内涌出,尽数被曲合欢贪婪吞噬…

曲合欢在那具被她掠夺得干涸无力的娇躯上流连忘返许久,方才微微直起酥麻的身子。她舔了舔嘴角,满足地感叹道:”真不错,你的味道真甜…”

她眸光流转,扫视着这片林中曾经青春洋溢的生机,如今却只留下一具具残破不堪的娇躯。对于自己这番行径,曲合欢丝毫不觉有何不妥,反而对这等滋补元阴的味道赞赏有加。

“呵呵,只可惜年纪尚轻,精华不够浓郁啊。”

她漫不经心地踢开一具垂死挣扎的身子,冷笑着移步向林中更隐蔽的方向走去,”不过好在这里女弟子不少,总能寻到更美味可口的…”

曲合欢看着外面合欢林中飘荡的层层瘴气,微微一笑,“我怎么把月玲给忘记了?”

曲合欢俯瞰着外面的合欢林中飘荡的层层瘴气,眼神突然一转,嘴角泛起一抹妩媚的笑意:”我怎么把月玲给忘记了?”

很快,她便做出了行动。合欢林入口处的瘴气缓缓让开一条缝隙,一道微弱的灵气随即在空气中一闪而逝,那道缝隙也立刻紧紧合拢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。

不多时,曲合欢便来到了月玲的住处。她特意环视四周,运转神识探查了一遍,确认附近确实没有旁人在观察此地后,才缓缓显现出身形。

她轻轻一招手,月玲所在的那座别院围绕的禁制便悄然打开,一道紫色身影自内侧走了出来,恭恭敬敬地把曲合欢迎了进去。

“曲烟罗师姐?您怎么有空来这里了?”那道身影不解地问道。

曲合欢闻言,呵呵一笑,开口时却是使用了沐星辰的语气腔调:”我啊,刚刚收服了曲烟罗,她的红雾附在我的身上。所以我就变成了这副模样。”

“原来是星辰你啊。”

月玲恍然大悟,看着眼前这张的俏脸,不禁惊讶地说:”吓死我了。”

“当然是我啊,玲儿。”

曲合欢温声说着,渐渐拉近了与月玲的距离,语气也变得暧昧起来:

“之前我们不是还有那个事没完成嘛?”

凭借着沐星辰的记忆,她讲话行事的一举一动,全都无比自然。难怪就连月玲都未曾觉出半分破绽。

“星辰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月玲被曲合欢突如其来的亲昵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粉颊泛起一抹嫣红。

曲合欢盈盈一笑,伸手轻轻环住了月玲纤细的腰肢,将她拥入怀中:

“玲儿啊,我们虽然还没有结过婚,但你我的感情却早已胜过夫妻。”

她说着,娇俏的脸蛋渐渐凑了上去,红唇几乎要亲吻上月玲的樱唇。

月玲一怔,随即羞赧地偏过脸去,轻轻推开曲合欢的怀抱:

“星辰你这是怎么了?虽说我们确实有着别人难以解的羁绊,但这种事…可不能乱来啊。”

“乱来?”

曲合欢妩媚一笑,眼波流转间透出缕缕诱惑之意:

“玲儿,我们早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吧?只不过这次换了个模样罢了。”

说着,她再度上前抱住了月玲娇躯,樱唇在她粉颈上流连亲吻,渐渐引得月玲开始情难自禁,软软地靠在怀中。

“星辰…不行…这件事…”月玲半推半就,显然已被吻得意乱神迷。

曲合欢并未理会,只是微一使力,将怀中的娇躯压倒在榻上,自己则慢慢覆了上去,樱唇亲吻游移,渐渐掀开她的衣衫…

这一刻,凭借着沐星辰的记忆,她做起这等旖旎之事来也是游刃有余。很快她就可以将月玲收入囊中了。这个女人可是大补啊….

276章

曲合欢娇喘微微,将娇躯压了上去,双手轻轻抚上月玲的香肩,樱唇流连在她的粉颈间。

“玲儿…”她用沐星辰暧昧的嗓音低低地吐气,”我现在就想要你…就在此地…”

说着,她的手掌缓缓下滑,在月玲娇嫩的曲线上逡巡游移,撩拨得月玲不住瘫软在榻上。

“不…不行啊…星辰…”月玲脸上潮红一片,口中虽是这么说着,身子却已意乱情迷,任由曲合欢在她身上肆虐索取。

曲合欢只是妩媚一笑,便低头深深吻上月玲的樱唇,香舌滑嫩万分,引得月玲发出阵阵娇媚的呻吟。她的手掌也愈发放肆,直接掀开了月玲的亵衣,在她绝色的胴体上流连抚摸。

很快,一幕淫靡的香艳活春宫就在这雅室之内上演开来。榻上是一具雪白娇嫩、无限诱人的绝色胴体,不住扭动轻颤。而在其上则是一张楚楚可怜的俏脸,正做着最旖旎的勾当…

时间就这样在淫靡的喘息和缠绵的肌肤之间荏苒流逝,很快便接近了天明的时候。曲合欢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,仿佛对这等情爱之事了熟于心。

直到最后,月玲已是意乱情迷,香汗淋漓地躺在榻上,一时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。而曲合欢则是向着窗外天色微亮的夜空狠狠舔了舔嘴唇。

“不错…不错的滋味。”她呢喃着,声音中带了几分玩味之意。

只是,她的眼神之中,却并无半分旧日温存。

曲合欢低头注视着月玲那已被蹂躏得凌乱不堪的娇躯,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。她知道,该是时候开始收割元阴的时刻了。

她缓缓俯下身去,樱唇轻轻叩吻上月玲两腿之间那处盈盈含羞的鲜嫩花穴。曲合欢的舌尖探出,缓缓地在那处绽放的花蕊上打着旋儿,刺激得月玲不住呻吟出声。

很快,曲合欢便大肆动作起来,香舌穿梭在花瓣之间,或重或轻地吮吸着那处娇嫩的花心。同时,她的一双手掌也时而揉捏着月玲胸前那对白嫩的乳峰,时而在她全身上下肆意流连。

“啊…啊啊…”月玲被这般刺激得全身酥软无力,只能瘫软在榻上不住喘息娇吟。而她甚至没有意识到,自己体内那股元阴之力正在被曲合欢一点一滴地吸收掠夺。

曲合欢的动作越发卖力起来,甚至时不时将整张樱唇贴覆上去,用力吮吸那处娇嫩的花蕊,将月玲吸得阵阵娇喘不止。而月玲的元阴之力也在这般吮吸下被一点不剩地掏空,全数转移到曲合欢体内。

如此反复几个周天,待到月玲再也吐不出一丝一毫娇吟时,曲合欢方才缓缓起身,舔了舔嘴角的晶莹,美目中闪过一抹狞笑。

她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掠夺了月玲的元阴之力,甚至将她榨干,而月玲自己却浑然不知。只能虚弱地躺在那里喘息,早已昏迷不醒。

就在曲合欢想要吸收月玲元阴之力的关键时刻,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乎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击和拉扯的力量。

“不!这是怎么回事?”曲合欢神色一凛,只觉得体内有一股力量在与她剧烈厮杀,试图将她驱逐出去。

原来,这正是灵儿出手相助的关键时刻。她运转灵力,将沐星辰与曲合欢之间的意识融合度从100%迅速降低到了90%左右。

这一剎那,沐星辰本尊的意识骤然占据了上风,在体内与曲合欢的意识开始相互争夺主导权。

“不!我不允许!”曲合欢狞声怒吼,拼命想要重新压制回去沐星辰刚刚苏醒过来的意识。

但此时的沐星辰已经重新掌控了这具肉身,对曲合欢的反抗视而不见。

“妾身回来了。”

沐星辰长出一口气,神色复杂地说:”没想到这个百分之百融合这么可怕,居然把自己当成了曲合欢。”

此时的月玲也满脸错愕地醒悟过来:

“刚才…那个人不是你?”

沐星辰点了点头:”是啊,一不小心便着了曲合欢的道,把自己完全当成了她。还好有灵儿姑娘的保护,她无法完全探索我记忆中的秘密。”

说着,他借助灵儿的力量,将曲烟罗的粉色雾气彻底从肉身中剥离出来,封印在一张物品卡之中。同时,他的容貌也恢复了曲合欢原本的模样。

物品卡上赫然写着:

【曲烟罗合欢瘴】

乃是合欢树瘴气成灵所化,本身不具太强力量,却可依附于女修士体内,喜阴气。修为可随吸收女修阴气而增长,需要宿主才可发挥其真实修为。目前品质:筑基期巅峰。

沐星辰将那张封印着曲烟罗的物品卡递给了月玲:

“玲儿,你先试试看这张卡片吧。”

月玲点了点头,接过卡片仔细观察着上面的文字描述。只见一股淡粉色的雾气缓缓从卡片中冉冉升起,很快就将她的全身尽数笼罩其中。

待这股粉雾散去,原本月玲曼妙的身姿已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。

她身着一袭紫色曳地长裙,形体娇媚撩人,容颜更是与曲烟罗分毫不差。唯一不同的,就是这具身材似乎比曲烟罗原本的样子更加绰约娇俏,尤其是胸前的双峰,足足比原身多出了一个罩杯的大小。

月玲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直到看见沐星辰那副老色鬼般贪婪的目光盯着自己前胸的景致时,才突然羞红了脸颊。她本能地想去用手遮挡,却又鉴于两人早就有过夫妻之实,便也就作罢了。

沐星辰温柔地挽住月玲的手臂,四目相对之际,一阵淡雅的氤氲飘散在空气中,比之曲合欢身上那股艳香要淡雅几分。

他缓步引着月玲来到卧榻之前,待她坐下后,自己也随之在她身侧落座,用一种似有若无的暧昧姿态揽着她的纤腰。

“玲儿~”

他轻声唤着,语气中满是勾情蛊惑之意。

月玲困惑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,语气中微微带着些窘迫:

“干…干嘛?”

沐星辰见状,咯咯一声轻笑,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:

“玲儿你别害怕,我只不过是想和你商量个事而已。”

听闻这话,月玲心下不由得微微一沉,隐隐有些说不出的失望。但很快她便将这股怪异的心情压了下去,转而正色道:

“那好吧,星辰你但说无妨。”

沐星辰见她重新恢复了镇定,这才缓缓道出了目前自己体内曲合欢灵魂的来历和计划。

原来如此!月玲听后顿时恍然大悟,忙去照镜子确认了自身的变化。她只以为这不过是沐星辰使了什么把戏,方才居然还没留意到,自己的容颜此刻竟与曲合欢的模样有着七八分相似!

当月玲如今真真切切地看清了眼前这副诱人娇姿时,不由得惊诧不已,面露疑虑之色。虽然知晓这副新形象的由来,但要她就这样顷刻间接受还是有些勉强。

回到沐星辰温暖的怀抱间,月玲忽然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向他:

“可是星辰,我怎么感觉自己的性格和思想都未受到任何影响?而你当时却被曲合欢的意识影响了不少?”

沐星辰听罢不禁咳嗽了一声,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情:

“说来也是巧合,当时奴家剥离曲合欢意识的时候,她的魂魄并未被彻底驱散,所以才会对新的宿主产生一些影响。”

他顿了顿,继续解释道:

“不过曲烟罗的魂魄已经在刚才被我彻底消灭了,所以你未来使用这具身体绝对不会受到任何影响,可以完全放心。”

月玲点了点头,心中的疑虑顿时一扫而空。她舒服地枕在沐星辰那软绵绵的熟妇般的胸脯上,嗅着那股淡淡的馨香,心底泛起一阵前所未有的舒适感。

“星辰你可真是体贴呢。”

她抬头望着沐星辰那张熟悉的面容,眼波流转间尽是温柔。

沐星辰闻言,忽然坏坏一笑,随即就着这亲昵的姿势,将月玲娇躯压在了身下。

“那玲儿,作为对奴家的报答,不如就让奴家好好疼爱你一番如何?”

他说着,红唇已然逐渐凑了上去…

月玲娇羞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沐星辰,脸颊微微泛红,羞答答地说道:”夫…夫君想做什么都可以,妾身…妾身虽从未尝试过以女子之身与女子交合,但定会尽力伺候你。”

沐星辰闻言,忍不住咯咯一声轻笑:”哪里是要让娘子你伺候奴家呢?今日就由我来好生侍奉我家夫人吧!”

说着,他缓缓脱去身上的亵衣外纱,瞬间一对硕大的双峰便毫无遮掩地展现在月玲眼前,彷如白玉团团,奔放而又诱人。

饶是月玲本身便拥有一对硕大的酥胸,与之相比也着实逊色几分。她情不自禁地探头轻咬了一口,顿时一阵酥麻电流般的感觉传遍沐星辰全身,令他忍不住娇喘出声:”你这个小淫妃,居然敢主动偷袭奴家!”

说着,沐星辰恶向胆边生,索性将月玲那紫色曳地长裙生生扯开,任其赤裸裸地袒露在眼前。只见月玲紧闭双眼,娇喘不已,闭月羞花的模样更是楚楚动人。

沐星辰看在眼里,下体蓦地一热,分泌出的爱液顿时就将那处打湿了一片。他忍不住探入两指,在湿滑的蜜穴中搅动几下,水渍飞溅,淫糜之极。

很快,沐星辰便陷入了迷蛮之中,俯身在月玲胸前的酥峰上舔舐亲吻,不时还用牙齿轻咬那娇嫩的果实,惹得月玲阵阵娇吟。

最后,沐星辰终于扳开月玲的双腿,将自己已然潺潺流淌的密穴对了上去,与月玲的蜜洞交合贯穿,两股湿热的体液互相交融。

沐星辰开始缓缓地抽动起身下的部位,一股强烈的吸力顿时从两人交合之处传来,宛如涌动的溪流般吞吐回荡。无数黏腻的爱液在密穴的周围岩壁上流淌摩擦。

身下的月玲已全然沉浸在情欲之中,娇喘不止,双手紧紧环抱着沐星辰光洁的背脊,两具娇美绝伦的娇躯正在床笫之间缠绵厮磨。

随着吸力的不断加大,一股淡粉色的雾气开始从月玲的体内缓缓溢出,如同弥漫的薄雾般被沐星辰尽数吸收了进去。待那股吸力终于消失,月玲便又陷入一阵喘息的余韵之中。

沐星辰不自觉地继续开始与月玲摩擦着下身,简称——磨豆腐。

与吸人不同,被吸的感觉让沐星辰回忆起了自己男身时与月玲交合时,隐隐会有的感觉。只不过此刻的自己身下已经没有了作案工具,而是一个与月玲一模一样的洞穴。

但很快,来自月玲体内的一股更加汹涌的吸力开始主导了节奏。沐星辰只觉下体如同被卷入了一阵狂潮,再也无法自主,只能任由身下的律动摇曳生姿。

这种被吞噬般的快感竟比之前与月玲行房时的感受更甚几分。那曾经令她为之疯狂的灼热快意如今也不过只是隐约虚浮,根本无法与这近乎虚无缥缈的至高体验相提并论。

就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吸纳着她的灵魂,细细品味每一分每一毫的极乐体验,直至她神智模糊、浑然忘我。待一切终于停歇,早已汩汩的滑腻爱液也在空气中缓缓蒸发凝聚,最终化作粉雾融入两人体内。

沐星辰无力地自月玲身上滚落,和她并肩躺在床上,大口喘着气。月玲似乎也是力竭,无力地开口:

“夫君…这番滋味…妾身实在是从未体会过如此极致…只是太过缠绵,竟也有些疲惫了。”

沐星辰轻笑一声,语气中透着几分慵懒:”正是如此,这合欢瘴乃是神物。其所带来的至极体验,较之寻常实在是高出数倍。不愧为仙物啊…”

两人彼此对视一眼,顿时会心一笑。这段极乐经历,终将铭记终生。

“对了。”月玲忽然想起什么,看向沐星辰道:”夫君,你刚才不是还想与妾身商量什么事情吗?”

沐星辰一拍脑门,恍然回过神来:”啊,奴家是想说,要不日后玲儿你就随我一同返回曲合欢和曲烟罗修炼之所?我们可以在那里携手同修,相伴左右。”

月玲听罢,顿时面露羞色,不由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旖旎缥缈的画面,羞答答地偏过头去:”这…这还不都由你作主吗,坏人。”

沐星辰见状,不禁娇喝一声轻笑,伸手去挽她的纤腰:”既然你都没意见了,那我们就今夜便动身回去吧!”

夜半时分,竹林中萧萧的虫鸣早已停歇,一处小屋的禁制忽然缓缓打开,两道曼妙的粉衣身影走了出来。待仔细确认四下了无旁人,沐星辰便携手月玲,朝着合欢林的方向行去。

只见半空中飘荡着缕缕粉色的雾气,突然一道白色的遁光由远及近,一闪而过,直接拦在了这粉雾之前。

随即,两道白衣身影自遁光中陆续显现。为首一人突然冷喝一声:”前方行踪可疑,半夜三更还在门派中游荡,是何等人物?”

“咯咯咯…”只听一阵把持的娇笑传来,粉色雾气渐渏渐消散,露出一道无比妖娆的身影,正是曲合欢。

“啊,原来是曲师叔和曲师姐啊。”后面那名弟子似乎认出了两人的身份,略带僵硬地行了一礼。

曲合欢却慵懒地勾起一抹妖冶的微笑:”呵呵,你俩这是胆子可真大,竟敢在这里拦住奴家?莫非是想掳获本姑娘,把奴家拖入你们那淫窟之中好好享受一番?”

她说着,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,煞是惹人怜爱。

两名弟子顿时被曲合欢的娇媚姿态勾起了心猿意马,又遭她这旖旎话语的调戏,脸上已是慌乱地绯红一片,身下竟也有了渐渐挺立的反应。

曲合欢看在眼里,咯咯一笑,不再为难两人。她挥了挥袖,粉云飞渺,携手曲烟罗那曼妙的袅娜身影,很快就消失在了合欢林的方向。

不一时,两人已归回了合欢林深处所在。这合欢林的幽邃瘴气仿佛知道了她们的到来,缓缓为两人打开一条入口,将她们迎了进去。

版权所有 © 快乐 2023 ⁄ 主题 INN AO